高速铁路中国香港段以“一国两制”的法律入侵中国香港

昨天,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一致批准西九龙站在中国广深港高速铁路香港段的同地办公。它将西九龙高速火车站的范围列为内地的范围,内地执法机关执行内地法律,声称有关安排符合《宪法》和《基本法》。

两名检察官同地办公被指控缺乏法律依据,违反了《基本法》第十八条,该条规定,除附件三外,国内法不得在中国香港实施。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李飞威胁说,NPC的决定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它毫不怀疑自己的话。

“一国两制”关注小组、民主立法人士和法律界批评内地法律在中国香港市中心的实施明显不符合《基本法》第十八条,指责NPC常务委员会歪曲《基本法》,破坏了一国两制,把港人治港变成由NPC直接管治香港。

同时,立法和司法审查很难推翻这一决定。

经过对同地办公安排的激烈争论,全国人大常委会昨天下午以158票赞成、零票反对、零票弃权通过了实施同地办公安排的决定。

议案批准广东省政府与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于11月18日签署的合作安排,并确认有关安排符合《宪法》和《基本法》。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应立法确保合作安排的实施。

全国人大决定西九龙站内地港区的设立和具体范围由国务院批准。开放后,内地将根据内地法律和《合作安排》行使管辖权。还将派出边防检查机构、海关、检验检疫机构、港口综合管理机构和铁路公安机构依法履行职责,不准在港区外执法。

今后,合作安排如有修改,必须经国务院批准,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李飞说,这一决定不容质疑。NPC常务委员会认为这项决定符合一国两制、宪法和基本法的原则。

《基本法》第十八条规定的全国性法律,除《基本法》附件三所列者外,不得在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解释说,内地的执法范围仅限于内地的港口地区,因此不在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实施全国性法律。

NPC常务委员会副秘书长李飞随后举行记者招待会,强调NPC常务委员会具有宪法地位和最高法律效力。毫无疑问,(同地同检的决定)是一项重要的宪法判决,正如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1990年通过《中国香港基本法》时,以决定确认《中国香港基本法》符合国家宪法一样。

他还威胁说,NPC对中国香港实施的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拥有最终决定权。他形容这是一件大事。NPC常务委员会对中国香港实施的所有法律是否符合《基本法》以及是否与《基本法》相抵触有最终决定。

林正希望在明年暑假之前通过北京,同时将其公之于众。此前,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与广东省省长马兴瑞签署了合作安排的全文。

文中详细列出了港口设置,包括中国大陆和中国香港的港口范围,以及两地执法人员的管辖范围。

旅客出入境监管部分提到,如果从中国香港进入内地违反内地法律,内地当局会根据具体情况采取相应的法律措施。

此外,两地政府还建立了协调和应急机制,就各种紧急事项建立了联络系统,并定期安排演习。

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在李飞举行记者会后,于下午六时会见了包括律政司司长袁国强在内的官员。

林正重申,同地办公的安排不会损害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高度自治。她亦希望条例草案中的三行奖券将于明年二月初提交立法会,并在休会前通过,以配合高速铁路中国香港段在第三季通车。她呼吁立法会议员以务实的态度考虑这项条例草案。

两名检察官同地办公被质疑不符合《基本法》。

以前,律政司司长袁国强曾大力提倡《基本法》第二十条作为两地同设的法律基础,即中国香港可以享有中央政府赋予的其他权力。

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该条款最终没有获得通过,李飞解释说,该条款不能完全解决问题。

据报道,袁国强也已经辞职。

袁国强:审批决定避免争议袁国强昨日解释说,全国人大了解社会各界对《基本法》第二十条是否适用的不同意见。因此,经过全面考虑后,通过批准决定来处理同地检查更为合适。好处是可以避免关于是否授权或解释第20条的争议。

当被问及NPC常务委员会日后能否以同样的方法在中国香港制定23项法例时,袁国强表示,这两件事完全无关,不应在23项法例中有所反映。

他没有评论他是否会出席任期内的最后一次新闻发布会。

“一国两制”陈树庄“一地两检”关注小组召集人陈树庄被NPC对法律的预解释摧毁。陈淑庄形容这是“一国两制”丧失了对香港在中国的行政、立法和司法机关的权力。统治香港的香港人已经退化为统治香港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每个人都看到,整件事已经超越了“一地两检”。现在,我们正在谈论中央政府的

无论是在行政、立法和司法机关,可以说所有权力都已完全被消灭。

以前有人说,香港人统治香港,享有高度自治。今天,是常务委员会管治香港,领导自治。

她批评香港政府将同地视察的法律依据解释权移交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李飞这次的讲话已经帮助立法会在第三步“同地检查”(中国香港的地方立法)中提前解释了这部法律。这使我们的立法机关别无选择,只能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定。

此外,她还指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决定不能由中国香港的司法机关处理:这意味着,如果有公民,包括正在进行的上诉,想要质疑这一合作安排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后来确定的合作安排,中国香港的法院可能无法处理,这也挑战了中国香港的司法独立。

她形容NPC的决定摧毁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将《基本法》对在中国的香港人的保护彻底摧毁,从未超过生活水平。

陈淑庄表示,民主党尚未讨论下一步行动,但今天,同地视察重点小组将在KCR西九龙总站外示威。

关注小组的发起人之一梁家杰批评说,这种做法等同于这样一个事实,即即使NPC常委将鹿称为马,中国的香港人也不能受到挑战,成为NPC常委对中国香港人的直接管治。

法律界指人大扭曲《基本法》有意竞逐大律师公会主席的人权大状戴启思、港大法律学院教授陈文敏组成的团队,昨晚也发表声明回应一地两检安排,强调人大常委会提供的法律理据不具说服力和令人难以满意。法律界指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歪曲了《基本法》,而由人权巨头戴启新和香港大学法律系陈文敏教授组成的小组亦于昨晚发表声明,回应同一地点的安排,强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供的法律论据既不能令人信服,也不能令人满意。

专案小组指出,《基本法》第十八条的效力非常清楚,即除附件三外,其他全国性法律均不适用于中国香港,而让《基本法》第十八条容许全国性法律在中国香港部分地区实施,并无法律依据。

同时,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剥夺中国香港法院的终审权和审判权,是违反《基本法》第十九条的。

该小组表示,并不反对在香港引入高速铁路,但认为这种做法必须符合《基本法》。然而,如果《基本法》的明确含义被歪曲,而《基本法》的条文又能以权宜之计和方便之计来解释,法治便会受到威胁和破坏。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指出,NPC的决议案这次并没有引用《基本法》的任何条文,为实施同地检查提供法律依据。李飞只强调NPC常务委员会就实施《基本法》和处理重大法律问题所作决定的宪制地位和法律效力。所谓成功,显示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未能按照《基本法》为西九一同地视察提供法律基础。

他说,如果中央政府不再自我约束,经常从内地法律的角度解释《基本法》,以各种方式歪曲《基本法》的规定,最终中国香港人和国际社会都会对一国两制失去信心,而《基本法》对香港的保护也将变得毫无用处。

这次政府为了同地同检,牺牲了《基本法》的完整性,只会令更多市民对特区政府失去信心。将来处理中港关系,只会令市民更加不信任特区政府。

立法局议员涂谨申议员认为李飞的解释对香港、中国和国际社会是一个非常坏的信息。也就是说,NPC常务委员会将能够将中国香港的土地划入中国内地的管辖范围,而内地执法人员将在中国香港执行内地法律。这将完全无视“一国两制”和香港人高度自治的原则,把《基本法》变成一张废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