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今年年底,公司制度改革基本完成,董事会被用来限制“高层领导”

“当我在年初预测国有企业改革时,我认为企业重组的结束是今年的一个亮点。

”中国企业研究所首席研究员李进说。

日前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六次会议提出,国有企业改制应在今年年底前基本完成,国有企业改制实施方案应经过审查和批准。

事实上,今年3月的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指出,“公司制度改革将于今年基本完成”

“这次深度重组会议强调,到今年年底基本完成国有企业重组是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

要着力推进董事会建设,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实现权利和责任平等。

“这是中央一级确定的这件事,还有六个月,任务是具体而紧迫的。

”李进说道。

在李进看来,国有企业制度的重组最终是SASAC的事,SASAC是主角,而不是企业。

目前,SASAC改革的重点是资本管理职能,其两端与公司体制改革和公司投资管理试点有关。

比如李进,“就像一根扁担扛着两个篮子。

以资本管理为重点的职能转变是一个扁担,两个篮子是公司重组和投资管理公司。

李进认为,国有资产的实现有两种形式,即实物形式的国有企业和价值形式的资本。

从本质上说,国有资产改革是SASAC在价值形态上的改革,它改变了SASAC的角色。

这种自我变革必须从资本管理的职能转变开始。

“这一极承载着两篮子理念,最终目标也非常明确,实现政企分开、政资分离、所有权和经营权分离。

这是改革的关键。

”李进说道。

记者注意到,国资委主任肖亚青在过去半年中开展的研究也是围绕上述主题展开的。

今年3月底,肖亚青去福建、辽宁等地考察了国有企业的生产、经营、改革和发展情况。6月4日至5日,肖亚青率团赴河南考察,与河南、山东、广东、江西、湖南等省的SASAC及部分企业负责人举行了关于部分省份国有企业改革的专题座谈会。6月12日,肖亚青再次前往青海参加研究。

在中央企业层面,肖亚青于4月底分别前往中粮集团和城通集团进行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和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研究。

之后,国家电网和中国华能进行了调查。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由国务院办公厅转发的国务院SASAC对国有资产监管模式和SASAC职能转变进行了系统安排,在以资本管理为主的国有资产改革方面迈出了一大步。

李进进一步指出,SASAC将进一步推进国有企业重组,包括股份制和混合所有制,积极探索集团层面股权多元化改革。这与所有制改革有关,但它被放在了国有资产改革的篮子里。

整体公司制度改革的目标是公司治理和市场化运作。

李进认为,如果我们从有针对性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目前国有企业存在很多问题,包括市场主体地位没有真正确立,现代企业制度不完善,企业活力不足,经营效率不高,国有资产流失和内部人员控制等,还有很多问题。

国有企业重组的完成有利于这些问题的解决。

“首先,企业制度改革有利于解决国有企业计划经济体制和机制的弊端。通过整体重组,以前主要依据《企业法》注册的中央企业将转变为依据《公司法》注册的国有独资公司,成为独立的市场主体。

李进告诉记者,“同时,这也有利于建立和完善以产权而非行政关系为核心的现代企业制度,促进政府与企业、政府与资本、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

李进还列举了其他几个好处:企业的股权关系将更加清晰,政府将作为投资者对企业进行监管,这有利于实施以“资本管理”为重点的国有资产监管改革;优化股权结构,推进股权多元化改革,解决“一股独大”问题。

当然,这也有利于为保护中小投资者或中小股东的合法权益提供制度保障,为促进混合所有制改革创造条件。有利于推动企业走向市场,提高企业集团整体市场化管理水平,激发集团整体活力,使国有资本越来越强、越来越好、越来越大。有利于企业董事会的建设,公司治理结构的运行更加有效。

建立由SASAC任命的外部董事和内部董事组成的董事会,逐步形成投资者、董事会、监事会和经理各负其责、协调运作、有效制衡的机制。

在他看来,中央企业的重组是一项“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根本性改革,直接关系到国有企业改革的成败。

“我提醒有关方面,国有企业的公司治理应该重行动轻文字,重内容重形式。

公司制度包括董事会和许多其他东西。


”李进说道。

形式规范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实际情况和实际情况是天生的,是名副其实的,而不是类似于神圣的真理和谬误。

李进指出,董事会采用民主集中的投票方式,这在形式上是规范的,但实际上投票往往是一致通过的。中国文化中“高层领导”和“面子”的特点决定了这种操作往往是象征性的、正式的,甚至是虚假的。

李进说,如果从西方引进的公司制和董事会制没有在中国本土化,很容易导致“神与非的出现”。

当然,核心是建立一个标准的董事会和标准的公司治理机制,将经营权和所有权分开。

显然,这是一个困难而复杂的过程。

中央企业制度改革的实施方案已经出台,这意味着会议一开始就要实施。

还有半年,工作有点紧张。

李进认为,今年,正式改革将首先完成,而深层次的改革将不得不缓慢进行。没有焦虑的余地。

深度重组的范围是“到今年年底基本完成”,但仍有空间。

发表评论